致道绝学:如何靠一张嘴就能纵横天下?鬼谷子教你捭阖之术

2019-04-12 11:15

  如今的社会,你是否觉得在没资金、神箅子四不像免费公开没技术、没团队的情况下,啥也干不了?如果你觉得是,那是因为你的思维太局限了。一人之辩,重于九鼎之宝;三寸之舌,强于百万之师。学会鬼谷子的捭阖之术,仅凭一张嘴你就完全可以纵横天下。

  世人说话随口而发,一言错出,遗祸无穷。在生活中,你是否因经常说错话,而招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?如果你觉得是,那是因为你还没掌握说话的艺术。可以这么说,凡是人缘不好、朋友少、领导不欣赏、工作多年得不到升职等人,都应该好好学学今天这招。关注致道绝学,加入致道绝学社群,咱们一起共创大业,这里有最豪气、最讲义气、最懂道和术结合运用的道友,欢迎你回家。

  《鬼谷子·捭阖》:“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,为众生之先,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……即欲捭之,贵周;即欲阖之,贵密。周密之贵微,而与道相追。”

  《鬼谷子·捭阖》:“捭之者,料其情也。阖之者,结其诚也,皆见其权衡轻重,乃为之度数,圣人因而为之虑。其不中权衡度数,圣人因而自为之虑。故捭者,或捭而出之,而捭而内之。阖者,或阖而取之,或阖而去之。捭阖者,天地之道。捭阖者,以变动阴阳,四时开闭,以化万物;纵横反出,反复反忤,必由此矣。捭阖者,道之大化,说之变也。必豫审其变化。吉凶大命系焉。口者,心之门户也。心者,神之主也。志意、喜欲、思虑、智谋,此皆由门户出入。故关之矣捭阖,制之以出入。捭之者,开也,言也,阳也。香港正版四不必中特长期公开!阖之者,闭也,默也,阴也。阴阳其和,终始其义。”

  《鬼谷子·捭阖》:“捭阖之道,以阴阳试之。故与阳言者,依崇高。与阴言者,依卑小。以下求小,以高求大。由此言之,无所不出,无所不入,无所不可。可以说人,可以说家,可以说国,可以说天下……此天地阴阳之道,而说人之法也。为万事之先,是谓圆方之门户。”

  阴阳、开合、捭阖是命名万物生死存亡的大道理,是事物发展的普遍规律,也是纵横家游说的重要说术言略。鬼谷子提出,作为游说者一定要有时可以开口说话,有时则应当闭口沉默,有时不妨松弛、宽厚,有时不妨紧张、严厉,游说者只有做到开合有度,才能纵横自如。

  纵和横,返和出,反和覆,反与忤,都是阴阳之道的具体表现,都可用阴阳变动来区别和说明它们。只有阴阳两方相谐调,开放与封闭才会有节度,才能做到善始善终。捭阖之术就是要遵循这种客观规律,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,按照对方的贤智、骁勇等情况,“乃可捭,乃可阖,乃可进,乃可退,乃可贱,乃可贵……”

  游说时拨动对方,即捭之,是为了让对方处于开放的状态,让对方把实力和计谋全部暴露出来,从而侦察他的真情,以便正确估量和判断对方;游说时闭藏对方,即阖之,是为了让对方处于内收的状态,这是为进一步说服对方而施展的手段,从而坚定他的诚心。

  所以,运用捭阖之术,就是要不断的调动阴阳,时开时合,通过了解对方的企图、对方的弱点,揣摩对方的心思,从而做到一语中的,让你直达人心、让你掌控对方、让你制服对方。战国时代的策士就是采用这套打法,采取“合纵”或“连横”之政治主张游说各国诸侯。

  秦惠王十二年(公园前313年),秦国想攻伐齐国,但忧虑齐、楚两国已经缔结了合纵联盟,于是秦王派张仪入楚游说楚怀王。楚怀王对张仪说:“先生降临敝国,有何见教?”张仪开始试探楚怀王对齐、楚两国联盟的牢固度。两人噼里啪啦地开始对话了,但此时主要是楚怀王说他的担忧。张仪就一个意思:我此番是为楚国和秦国和好的事情而来的。楚怀王说了好一大堆,主要意思是:我们是想与秦国和好,只是秦国经常侵犯我们,所以我们没法与秦国和好。

  此时,张仪处阖之,楚怀王处捭之。张仪通过此番对话已经试出了楚怀王的态度:有心和好,但现实条件不允许啊。随后,张仪马上开始转变角色,使自己处于捭的状态,让楚怀王处于阖的状态。

  张仪说:“当今七雄之中,以秦、楚、齐最为强大,三者之中,又以秦国最强,齐、楚两国相当。秦国如果与东边的齐国结好,则齐国就比楚国强大;反之,如与南边的楚国结好,则楚国就比齐国强大。”意思就是说:兄弟,抓住机会啊,你不抓住,机会就给齐国去了。

  只是这一招,肯定是搞不定楚国的,张仪再捭之。张仪说:“如果大王和齐国断绝往来,解除盟约,秦王愿献给楚国商於一带六百里的土地,以示和好的诚意。”嗯,这好像就是威逼利诱。

  张仪再捭:“如果大王能做到,秦王愿让女子嫁娶与楚,让秦、楚两国永远结为兄弟国家,这样向北可削弱齐国而西方的秦国也就得到好处,没有比这更好的策略了。”每一捭,都捭到楚怀王心里,如果你是楚怀王你会不会被说动?

  不管你有没有被说动,反正楚怀王是被说动了。楚怀王受张仪相印,并与齐国断交,然后就派人去秦国取地去了。谁知张仪回秦之后,佯装摔伤脚,三个月不露面。楚怀王得知之后,以为是因为自己与齐国绝交不够,为了以示诚意,于是又派人到齐国大骂齐王,齐王大怒遂决定与秦结盟。后面的故事就不多说了,反正还有一大堆。总之就这样,张仪一捭一阖,始终让自己处于主导地位,采用“连横”的方式破掉了六国的“合纵”联盟。

  学透捭阖之术,就没有不可以去的地方,也没有什么不会成功的事情。《旧唐书·张濬传》:“学鬼谷纵横之术,欲以捭阖取贵仕。”什么意思?想当显贵的官位,先学好鬼谷纵横捭阖之术。

  任何学问都有术和道之分。就兵学而言,用兵之术在于战胜,用兵之道在于息争。故善用兵者,并不好战。兵书上一直强调“上兵伐谋、其次伐交、再次伐兵、其下攻城”,打战最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,化干戈为玉帛。

  世上多少人灵性不够,不明道却任己沉迷于术,这都是蛮危险的事。机心是术,若无道心统御,术越高,行越偏。只有真正参透道和术,才能真正明白毛大大曾说过的话:要在战略上蔑视敌人,在战术上重视敌人。

  圣人无心,以天地之心为心。真正一等一的高手都是“追求无我,建立自我”的人,他们懂得“当下师为无上师,当下法为无上法”,他们懂得“法无定法,无招胜有招”,他们修炼到当下需要什么样的性格就直接显现出什么样的性格。

  军事家掌握捭阖之术,能无敌于疆场;外交家掌握捭阖之术,能纵横于诸国;经济家掌握捭阖之术,能翻覆于商场;谋略家掌握捭阖之术,能游刃于人间。参透鬼谷子捭阖之术,掌握说话的艺术,能直接让你快人三步。